领导因批评下属,下班途中被打爆头,算工伤吗?

guanbin 2021年12月9日14:18:12
评论

领导因批评下属,下班途中被打爆头,算工伤吗?

史大龙系北初公司部门管理人员,范迪是其下级。

2017年10月7日,范迪和同事尚格云在工作中出错,10月8日史大龙作为领导对两人作出批评教育。

2017年10月11日0时,史大龙下夜班途中,遭到骑摩托车戴头盔不明人员持利器击打头面部等处致其受伤,后此人驾驶摩托车逃离现场。

史大龙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医院诊断为:开放性颅骨骨折,头面背部多发裂伤(头顶部、枕部、左颞部、左侧眶上、左侧背部)左侧额面部、左侧额颞部、头顶部皮下软组织肿胀。

案发时,史大龙不确定实施侵害者身份,怀疑系范迪所为,向公安机关报警,经调查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是范迪实施侵害行为。

2017年11月7日,公司向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

人社局告知公司认定工伤案需等范迪刑事案结论作出后再作处理。

2018年2月26日,公安机关获取足够证据后,将范迪控制;2月27日,范迪被刑事拘留,4月4日被逮捕。

2019年12月23日,市中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认定范迪持利器击打史大龙头面部等处,致史大龙受伤。

法院还查明范迪另外两宗报复同事案件,2015年12月27日凌晨,范迪驾无手续捷达汽车将同事高某撞死后将车抛弃。2016年7月24日,范迪驾驶无牌照东方小康牌微型车将上班途中的同事樊某撞伤后将车烧毁。

2020年4月8日,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史大龙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之规定,属于不得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

史大龙不服,认为自己因工作原因,在上、下班期间受到暴力伤害,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侵犯其合法权益,诉至一审法院,请求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一审判决:史大龙虽然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但不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不能认定为工伤

一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明确规定职工应当认定工伤情形,以及视同工伤情形。

史大龙作为公司部门负责人,对在工作中出现失误职工批评教育,受批评员工产生怨恨,下班回家途中对其打击报复,系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因所受伤害非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下班途中亦不是交通事故或者其他交通工具致害。史大龙提出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报复袭击,可视为下班途中工作场所延伸中受伤,应认定为工伤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一审判决驳回史大龙的诉讼请求。

史大龙不服,提起上诉,认为其作为公司部门负责人,对在工作中出现失误职工批评教育,受批评员工产生怨恨,下班回家途中对其打击报复,系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对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认定,不应狭义地仅局限于按照字面意义理解的范围和时间,凡是与工作有关的合理区间和合理时间均应认定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

人社局答辩:史大龙是因他人报复受伤,不是在履行工作职责时受到暴力伤害,不能认定为工伤

人社局答辩认为史大龙不能认定为工伤,理由如下:

1、史大龙受到的伤害不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

2、史大龙受伤是因他人对其打击报复造成的,而不是在履行工作职责时受到暴力伤害;因此,史大龙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认定的条件。

3、史大龙认为下班途中可视为工作场所的延伸无法律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史大龙不是下班途中因发生交通事故而受伤。

二审判决:史大龙因履行职务行为致下级心存不满,并在下班回家途中受到暴力伤害,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

二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

结合该条例的其他相关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规定,可以看出“工作时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劳动时间,而应包括上下班途中时间、加班时间(包括自愿加班时间)、临时接受工作任务时间、因公出差期间、非法延长的工作时间等。

“工作场所”也不能仅仅理解为是狭义上的劳动场所,还应包括围墙内所有场所、指派外出工作场所及路线、上下班路线等。

因此,史大龙因履行职务行为致公司职工范迪心存不满,并在下班回家途中受到范迪暴力伤害,史大龙所受到的伤害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应予撤销。

一审判决机械的理解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判决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综上,经合议庭评议,二审判决如下:撤销一审判决,撤销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人社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案号:(2020)豫03行终344号(当事人系化名)

weinxin
江门国晖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号码:15019897939,专业提供婚姻、债务、劳动工伤、交通肇事、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guanb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9日14:18:1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junljka.com/357.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